科技信息快递

2015年

  1. 2020年
  2. 2019年
  3. 2018年
  4. 2017年
  5. 2016年
  6. 2015年
  7. 2014年

第二期

  • 专题报告

    美国极轨气象卫星的发展及应用(P10)

      极轨气象卫星是当今世界高精尖新技术的结晶,是全球气象观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可以为天气预报,特别是数值天气预报提供全球温、湿、云、辐射等气象参数,检测大范围自然灾害,研究全球生态和环境变化,为气候诊断和预测提供...

    原汁原味

    奥巴马在气候问题上孤军奋战(P16)

      本期试推出“原汁原味”栏目,敬请读者关注和提出意见、建议。在“译文”中,中国气象局图书馆的郑秋红,翻译了近期在 Nature 上刊发的 文章,介绍了奥巴马试图采取绕过国会的形式进行环境立法。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其第一任期内,积...

  • 1.png
    “加州水 2015”能告诉我们什... 2020-06-16   在这张跨越太平洋的卫星图上,水汽高密度区域(黄色)勾勒出横跨大洋的大气河流。在美国加州,这种河流被称为菠萝快车:即始于夏威夷跨太平洋拉链式的天...
  • 2.png
    模拟科学-政策的界面 2020-06-16   在2015年初降低灾害风险国家研究会议上,世界气象组织代表在会议高层论坛的发言中,提出了模拟科学-政策的界面理念。这个界面的基础是以耦合的海洋、大气...
  • 3.png
    地球上还有多少化石燃料供人... 2020-06-16   人类活动排放温室气体的主要机制,是化石燃料的消耗,那么,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消费的和地球上尚有的可供人类消费的化石燃料各有多少呢?英国大学学院学者...

数字时代

  • 6374座 加拿大学者主持的一项研究,计算了全球1930—2030年间已经建成的6374座,以及设计中的3377座水坝对河流的影响,该计...
  • 1.5:1 瑞士日内瓦大学分析了欧洲30个气候站最近60年的记录指出,每年高于温度记录的日数与低于温度记录的天数之比,从1950...
  • 1.3~2.2℃ 加拿大学者利用9个气候模式模拟1913-2012年气候演化发现,有降温作用的气溶胶抵消的北极温室气体导致变暖幅度达到1.3...
  • 1.1±0.5 K 英国科学家通过一项研究首次量化确定了全球变暖和碳排放之间的关系,即对大气—海洋系统并考虑陆地碳吸收因素,每100...

原汁原味-译文

  • 奥巴马在气候问题上孤军奋战     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一任期在推进美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立法方面遭受重大失败。目前,其第二任期时间已过半,仍面临着根深蒂固的共和党人占据国会大多数的局面,奥巴马正在试图采取绕过国会的形式进行环境立法。 
      “在过去的六年,我们在抗击气候变化方面所做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从我们生产能源的方式到能源的使用,”奥巴马在其1月20日在国会所做的国情咨文演讲中称,“我将不再允许国会让我们的努力化为乌有,将我们的后代置于健康危险当中。”环境学家对奥巴马面对共和党的反对所做的努力给予称赞,尽管他们在他刚就任时曾经希望有更多地进展。“奥巴马在这六年中在气候方面做出了惊人的努力,且正在试图将其保留下来,”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美国气候倡议主任凯文·肯尼迪(KevinKennedy)说。 
      当前,美国政府正在推进立法以降低现存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以及油气生产中的甲烷排放。在国际上,奥巴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4年11月签署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双方做出了在未来10~15年减少温室气候排放的承诺。美国还在国内和国际上推进减少氢氟碳化物排放的措施,氢氟碳化物作为制冷剂使用,具有很强的温室效应。尽管两院在11月选举后将由共和党掌管,但美国总统拥有独立于国会签署国际协议和颁布法规的权力。 
      这些努力的长期胜利依赖于法院裁决及未来政府的行动。对于美国实现其在中美联合声明中的“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至少减排26%~28%”的承诺而言,其电厂条例尤其重要。根...
  • 美国极轨气象卫星的发展及应用 2020-06-16 1.引言 
      自20世纪60年代起,美国运行着两个独立的极轨气象卫星系统:由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管理的极轨运行环境卫星系列(POES)和由美国空军管理的国防气象卫星计划(DMSP),之后,军民两个卫星系统历经分分合合。这些卫星获取的环境数据经处理后用于提供天气图像和专业的天气产品。同时,卫星数据还是数值天气预报模式中所采用的最主要资料,而该模式是用于提前预报天气以及预报飓风路径和强度的首要工具。根据NOAA报告,美国国家气象局用于制作三日及以上天气预报产品的数值天气预报模式,其中80%的同化数据来源于极轨卫星[1]。天气产品和模式也被用于预测恶劣天气的潜在影响,使社区和应急管理人员可以帮助预防和减轻这种影响。极轨卫星还为环境现象监测提供数据,例如臭氧损耗和干旱状况,研究人员也利用数据集开展了关于气候监测的各种研究。 
      不同于地球静止轨道卫星与地球保持一个相对固定的位置,极轨卫星不断的环绕着接近南北两极的轨道运动,提供能够影响天气和气候的覆盖全球的状况信息。由于地球也在做自转运动,每颗卫星一天的观测可覆盖全球表面两次。 
      目前,NOAA的一颗卫星——索米国家极地轨道伙伴卫星(SuomiNPP)和DMSP的两颗卫星分别定位于清晨、上午中段和午后经过赤道。除此之外,美国还依靠一颗欧洲的气象业务卫星Metop,来负责...
  • “有关天气和气候、及其变率和变化的信息,从每日天气预报到... 2020-06-16 “Information on weather and climate, and its variability and change, is so embedded in ourdaily life – from daily weather forecasts to seasonal climate predictions–that at times it is easy to forget the amount of observations, research, computing and analysis that lies behind weather and climate information products. Today, the average weather forecast of five days in advance is as skillful as the two-day forecast twenty-five years ago and seasonal climate forecasts have become increasingly skillful. This has been made possible thanks to advances in remote sensing, including satellites, major improvements in science and dramatic increases in computer power.Scientific progress in meteorology and climatology in the last fifty years is indeed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one in all scientific disciplines.”
    “有关天气和气候、及其变率和变化的信息,从每日天气预报到季节性气候预测,早已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有时,人们不免忘记了天气和气候信息产品背后大量的观测、研究、计算和分析。今天的五日平均天气预报终已同二十五年前的两日预报一样纯熟。季节性气候预报已变得日益娴熟。这要归功于包括卫星在内...
  • “政府需求的增长将比商业还要快,已经和正在开发空间技术国... 2020-06-16 “Growth in government demand will be stronger than in the commercial world,” said Villain. “Civilian government agencies in established and developing space countries [will] use small satellites for three purposes: operational missions — principally in Earth observation ——in-flight technology validation and demonstration, and engineering education.”
  • “大数据革命能够让我们当前的卫星数据得到意想不到的应用。... 2020-06-16 “The big data revolution could lead to currently unimagined uses for the data we receive from satellites. Entrepreneurs could come up with new applications and ideas for mashing up data. But the data itself should, I believe, be regarded as a public good. How to guarantee this, in a world where public budgets are squeezed and space exploration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affordable for private players, is a question that deserves serious thought and active engagement.”